<bdo id="a6eee"></bdo>
  • <noscript id="a6eee"></noscript>
  • <table id="a6eee"><table id="a6eee"></table></table>
    <table id="a6eee"><center id="a6eee"></center></table>

    委員服務

    媒體矩陣/

    當前位置:首頁 > 委員服務 > 媒體矩陣

    【探尋秦之崛起 彰顯文化魅力】在水一方,是蘭倉


    在水一方,是蘭倉


    ——禮縣秦早期文化采訪隨筆


      從蘭州驅車一路向東南前行,穿過十天高速上一個又一個隧道時,我們知道,距離本次采訪的目的地——禮縣越來越近了。
      汽車駛入隴南界,入眼處群山蒼翠,連綿不絕,一座接著一座從車窗劃過,山谷之中的公路好像灰色的綢帶飄向遠方。時維九月,正值金秋時節,公路兩旁連片的農作物長勢喜人,放眼望去,禮縣沿西漢水上游兩岸及其支流60公里的蘋果林帶,果農們正忙著采摘、包裝、運輸,一片豐收景象。伴著穿梭縈繞在禮縣川原的潺潺西漢水,我們隱約聽見,她正不急不緩地向世人訴說著秦人“在西戎,保西垂”的故事。 


    緣起 


      禮縣是秦文化的重要發祥地,這里見證了秦人篳路藍縷初創基業的歷程,為秦國后來的強盛和統一奠定了基礎,又隨著歷史滄桑變遷而塵封湮沒,鮮為后人知曉。開展秦文化研究是省政協近兩年的重點工作之一,此行4人在禮縣采訪,正是為了探尋那段發源于隴右大地、滋養著隴人精神的秦早期文化。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闭蛋茁豆潥,記者來到了秦人的母親河——西漢水!对娊洝分杏小肚仫L》10首,其中《蒹葭》便是產于禮縣的作品。禮縣自古便水草豐茂,傳說古時盛產蘭芷,所以又被稱為蘭倉。牧馬生息于西漢水畔的秦人,除了剽悍勇毅的民族特性,骨子里也不乏浪漫的情愫,否則何以吟唱出如此流傳千古的詩章。
      西漢水發源于天水市秦州區的齊壽山(古稱嶓冢山),流經天水市秦州區、禮縣、西和縣、康縣、成縣,在陜西省略陽縣注入嘉陵江,全長212公里。禮縣位于西漢水上游,這里有以祁山為主脈的廣大三角地帶,是岷山山系同秦嶺山系相接處的緩沖地帶,山勢平緩,氣候溫和,土壤肥沃,屬草原與草原植被帶下的黑赤土壤,適宜于放牧!扒厝俗钤缭谶@一地區養馬、建邑、筑陵,就是充分考慮和利用了這里的山脈河流,地質土壤、水文氣象等方面的優越條件。據考證,今天的禮縣便是秦早期都邑所在地——西垂!备拭C秦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趙旭東指著眼前的西漢水,向記者娓娓道來。
      公元前897年前后,西漢水河畔過人高的蘆葦和齊腰的水草在微風中飄曳,牧場中非子飼養的駿馬高大強壯,馬兒的皮毛在陽光照射下油光發亮。此時,正值周孝王巡視馬匹飼養情況,非子對于周孝王關于養馬之道的問題對答如流,大獲贊賞。幾年后,非子因養馬有功,獲封秦地,成為秦國始封君。自此,一幅帝國發展的磅礴畫卷從禮縣開始徐徐展開。 


    在開放中喚醒在碰撞中精彩 


      作為土生土長的甘肅人,記者在禮縣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了解到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先民,如何從事生產,又是如何創造出恢弘燦爛的文化。
      在甘肅秦文化博物館,記者看到了許多精美的青銅器,其中秦子镈鐘、蟠虺紋扁圓盉、蟠虺紋瓦棱紋盨都充滿了虎的元素,各式各樣虎的造型讓人印象深刻。
      同時,在博物館的一張圖片上,我們還看到了法國返還甘肅的禮縣大堡子山出土金飾片,其中高14.5厘米,寬9厘米,正面被打磨得非常細致的鷙鳥形金飾片,美得令人震撼。據秦文化博物館館員趙建牛介紹,這些虎、鳥圖案及其紋飾,顯然是受到了北方草原文化影響。
      因地理環境和自然條件,秦人入居隴右后,在與戎狄交錯的人文環境中,兩者相互影響、交流和熏染。從一些出土文物的形制、植物紋飾的傳承演變可以看出,秦人的風俗與戎狄接近,這既是秦人入鄉隨俗的結果,也是其與土著民族西戎和睦共處的生存之道。甘肅秦文化研究專家雍際春在《關于秦早期文化形成的思考》一文中寫道:“秦文化中的養馬騎射、器具形態、紋飾圖案、兵器車馬、生活習俗等,不可避免地吸收了不少西戎文化因素為其所用,并構成秦文化極具個性風格成分的主要支撐!
      在大量引進、廣泛吸收和移植了西戎等部族的畜牧文化后,開放的秦不斷發展壯大,秦人血脈中奮發圖強的進取精神逐漸被喚醒。
      公元前771年,在中原農耕文明與西北游牧文明的碰撞中,秦人不斷崛起并最終在禮縣為日后成就霸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史記·秦本紀》云:周避犬戎難,東遷雒邑,(秦)襄公以兵送平王。平王封襄公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迸c誓,封爵之。襄公于是始國,與諸侯通使聘享之禮。
      歷史給了秦國一個決定未來命運的機會,而秦襄公果敢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此后秦人便開始了艱難的伐戎歷程。秦襄公之子文公繼位后,因在禮縣休養生息、積蓄力量,而最終擊敗了西戎。正是因為有“西垂”這個穩固后方的支持,為文公伐戎在經濟、兵員、兵工提供了有力保障,文公東進擴疆的理想才得以實現。
      也是在與西戎的不斷交戰中,秦人逐漸形成了勇敢堅韌、自強不息的文化特質。呂思勉先生在《中國通史》中說:“秦國所以能滅掉六國,原因之一便是秦國和戎狄競爭激烈,以磨礪而強!倍Y縣大堡子山出土的雕刻有武士涉獵場景的骨片和虎食羊的鎏金青銅器,也從側面印證了秦人勇敢尚武的特征。
      站在禮縣大堡子山俯瞰縣城,身旁西垂秦公陵園大量陪葬的馬車、兵器和戰馬時刻提醒著我們秦人曾經的軍事實力和驍勇善戰的秦地民風!柏M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詩經·秦風·無衣》中秦軍戰士出征前的豪言壯語劃破時空,回蕩在隴右大地的山川梁峁中,激勵著今天的隴原人民不畏困難、團結一致,在振興隴原的戰場上勇往直前。 


    秦人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 


      在禮縣采訪的3天里,我們走過禮縣大堡子山遺址、四角坪遺址、圓頂山遺址,參觀了甘肅秦文化博物館,先后采訪專家學者及一線文保工作者近10人。他們同這些遺址、文物一道,共同向我們描繪了秦人開放包容、自強不息、務實進取的精神,以及秦人英勇無畏一路東征,最終統一華夏的波瀾壯闊的時代圖景。
      今天,甘肅人以“人一之我十之”的甘肅精神,繼續傳承著秦人踏實苦干的作風。秦人的文化、秦人的精神在今天甘肅人的血脈中還在繼承弘揚,當今黃土高原的建設者們敞開胸襟、打開發展的大門,堅持開放包容、博采眾長,在新時代蓄力追趕,力爭在共和國版圖上吼出甘肅的大秦之腔。

    上篇:

    下篇:

    相關內容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

      主辦: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宏點網絡

      最佳分辨率1920×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

      隴ICP備06000885號

      77-77
      77-77
      亚洲成a无码免,好湿好紧好痛的A级视频,姉汁无修在线播放樱花漫画
      <bdo id="a6eee"></bdo>
    • <noscript id="a6eee"></noscript>
    • <table id="a6eee"><table id="a6eee"></table></table>
      <table id="a6eee"><center id="a6eee"></center></table>